论坛广播台
广播台右侧结束

主题: 古代的还魂术竟然真的存在,我亲身经历过!

  • ?王控。
楼主回复
  • 阅读:454
  • 回复:0
  • 发表于:2019/3/22 9:12:44
  1. 楼主
  2. 倒序看帖
  3. 只看该作者
马上注册,结交更多好友,享用更多功能,让你轻松玩转永城社区。

立即注册。已有帐号? 登录或使用QQ登录微信登录新浪微博登录

登录查看大图
登录/注册后可查看大图

登录查看大图
登录/注册后可查看大图

第1章 目睹自己被火化

“对不起,我们已经尽力了,准备后事吧。”

病房外医生的声音很轻,但病床上的林羽却听得一清二楚。

可能人死之前连听觉都会变得格外灵敏吧,尤其是母亲的哭声,分外尖锐。

因为见义勇为付出生命,林羽并不是第一个,对此他并不后悔,只是觉得对不起母亲。

父亲死的早,母亲一手把他拉扯到,不知道吃了多少苦,如今他以优异的成绩考入清海市人民医院,与母亲的生活正要明亮起来,没想到却出了这种意外。

“该死的老天。”

好人果真没有好报,林羽低声咒骂了一声,眼皮再也撑不住,缓缓合上。

“我的儿啊!”

一声凄厉的哭声猛地将林羽惊醒,他睁眼一看,发现自己此时竟然站在床尾,而母亲正扑在床上嚎啕大哭。

“妈,你哭什么,我这不好端端的在这吗?”

林羽大喜,以为自己神奇痊愈了,伸手一拍母亲,发现自己的手竟然从母亲的身体中穿了过去。

母亲没有丝毫的反应,依旧扑在床上痛哭。

林羽神色一变,抬头看到床上竟然还躺着一个自己,面色干瘪发青,显然已经没了生气。

我死了?

林羽低头看了眼站在床尾的自己,发现身子有些虚白,而且微微有些透明。

林羽大惊,原来人死之后真的有魂魄!

无论他说什么,做什么,母亲都感受不到。

在护士的帮助下,母亲忍痛给林羽穿上了寿衣,随后护工把他的尸体运上了殡葬车。

母亲跟着上了车,坐在他的尸体旁,紧紧的攥着他的手,红肿的眼窝中泪水不停地往外涌,“羽儿,你放心走,妈把这边的事情办完了,立马就下去陪你。”

对于她来说,儿子就是她的全部,儿子死了,她活在世上,也没有任何意义了。

一听母亲想要寻短见,林羽顿时急了,学着电影里还魂的场景躺到尸体上,但是没有任何作用,每次坐起的,都只有自己的魂魄。

车子很快到了火葬场,缴费之后,工作人员简单给林羽化了个妆,递给林羽母亲一个号码牌,接着焚化人员推着林羽的尸体去了焚化大厅。

“不要!”

当焚化人员将他的尸体推进焚化炉的刹那,林羽瞬间崩溃。

随着肉身的燃烧,林羽感觉自己的意识正在变弱,身上有无数淡淡的光点向四周流散而去,魂魄也正在慢慢的变淡。

与此同时,他的眼前开始闪现出另一个世界,入眼所及都是无尽的黑暗,夹杂着红通通的火焰以及凄厉的惨叫声。

地狱!

这是林羽意识中闪过的第一个念头,强大的恐惧感瞬间将他吞没。

他的魂魄下意识的在空中乱冲乱撞,光点仍旧不停的从他魂体中飘出,而且速率越来越快。

他眼中的地狱世界也越来越清晰,能听到下面一个神秘沙哑的声音正在呼唤他。

此时焚化炉内林羽的身体近乎燃尽了,灰烬中一块碧玉色的吊坠突然在烈火中焕发出耀眼的光芒。

这是林羽外公去世时留给他的,自小戴到现在,穿寿衣的时候,母亲特意没有摘下来。

吊坠光芒越来越盛,随后砰的一声破裂,一缕碧绿色的光影猛地从吊坠中窜出,一下附着到了林羽的魂魄上。

紧接着他脑海中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,“我乃你祖上圣人,从今日起,你便是我传人,得我医道术法,悬壶济世,渡人渡己……”

随后声音消散,庞大的信息量陡然间充斥进林羽的脑海,医道玄术、修行法诀及祖上的一些游历经验一股脑的涌入了林羽的脑海中。

浏览着脑海中的信息,林羽感觉十分兴奋,仿佛打开了一新世界的大门。

但这股兴奋劲转瞬即逝,得到秘术传承又有何用,自己已经是个马上要下地狱的死人了。

这个念头闪过,林羽脑海中突然跳出一条有关还魂术的记忆。

记忆显示,通过还魂术,死去后魂魄未散的人可以附体重生。

但是林羽的肉身已经在大火中化为灰烬了,不过好在关于肉身损坏的还魂方法也有记录,“肉身陨灭,化鬼,觅活体,后附之。”

林羽倒吸了一口冷气,意思是说自己肉身损坏,要想复活的话,只能通过还魂术化为鬼,找别人的肉身附体。

要知道在人类的意识里,鬼可是邪恶的化身啊,况且自己要是上了别人的身,不相当于变相剥夺了别人的生命吗?

犹豫的功夫,林羽的魂魄已经越来越淡,只剩下了一道幻影,耳边的声音也愈发的清晰。

林羽咬咬牙,看着接连被推进焚化大厅的尸体,突然来了主意,死人不行,那活死人应该可以吧?

数分钟后,林羽来到了清海市最大的植物人托养中心。

很多植物人是没有意识的,一辈子都醒不过来,他们活着的只有身体,林羽认为,选这种人附身,就不算杀人。

起先林羽还一个病房一个病房的找过去,寻找合适的身体。

但发现自己的意识越来越淡薄,很快将要消弭殆尽,那个来自地狱的呼唤声也越来越急促。

林羽来不及多做思考,瞅准一个二十来岁的男性植物人,念起还魂术,陡然间化为一缕白烟,奋不顾身的钻了进去。

“你逃不掉的!”

与此同时,耳边的呼唤声陡然变成一声凄厉的惨叫,随后林羽便失去了全部的意识。

等林羽再醒过来的时候,只感觉强光刺眼,过了片刻才适应过来,低头一看,自己正躺在病房里。

成功了!

林羽兴奋的差点叫出来,猛地坐起,看了眼自己的新身体,迫不及待的撕掉手上的针管,接着跳下了床,但脚一落地,身子一个踉跄摔到了地上。

可能因为长时间躺着的原因,这个年轻人的肌肉有些轻微的萎缩。

林羽踉跄着爬起来,抬头看了眼墙上的日历,发现已经是第二天了,触摸着床和墙壁,感受着手上传来的冰冷温度,感觉就跟做梦一样,自己昨天才死,没想到今天又复活了。

稍微活动下,适应了这具新身体,接着他便迫不及待的冲出了医院,他现在心里只有一件事,就是去见自己的母亲。

此时包子店里挤满了人,十几个小混混叫嚣着让林羽母亲还钱。

为了给林羽做手术,林羽母亲被迫借了十几万的高利贷,得知林羽死了,小混混们便急不可耐的来讨债了。

“你们放心,我这几天就把店卖了,拿到钱就还给你们,求你们先离开吧。”

林羽母亲红肿着双眼恳求道,希望赶快把他们打发走,儿子刚走,她不希望他走的不安宁。

“草,你这个破店才值几个钱,你儿子都死了,我们一走,你要是跑了我们管谁要钱去?”领头的黄毛混混骂骂咧咧道。

“你们放心,我肯定不会跑的,我凑够钱,马上就还给你们。”

“不行,今天说什么我们也要拿到钱!”黄毛不依不饶。

“可是我现在真的没钱,你们也知道,为了给我儿子治病,钱都花光了……”

林羽母亲心如刀割,沙哑的声音里带着一丝哀求。

“没钱也行,这样吧,你把你家那栋破房子过户给我们吧,就当还债了。”黄毛眼睛滴溜一转,说出了自己真正的目的。

林羽母亲微微一怔,房子是林羽外公留下的,虽然有些老旧,但是地段很好,按照清海现在的房价,起码能卖个两三百万,他们这简直是在明抢啊。

但是现在儿子死了,家也就没了,留着房子还有什么意义呢,还清债,自己也就能安心的去了。

想到这里,林羽母亲万念俱灰的点点头,刚要答应,这时门外突然传来一声怒喝。

“不行!我们家房子起码值几百万,你们这是抢劫!”

紧接着林羽驾驭着他的新身体风风火火的冲了进来。

“操你妈的,哪来的野崽子,关你屁事!”黄毛气不打一出来,看着林羽身上的病号服,还以为是哪里跑出来的神经病,冲过来扬手就是一巴掌。

林羽下意识一躲,伸手一推,黄毛整个人瞬间飞了出去,飞了足足有五六米远,在空中划过一到弧线,砰的摔到了里面的桌子上。

“给老子弄死他!”

黄毛捂着胸口惨叫了两声,随后一声令下,其他十几个混混立马冲了上来,围着林羽就是一顿拳打脚踢,林羽连忙抬手还击。

接着包子店里响起了一片哀嚎声,小混混们惨叫连连。

他们十几个人一起上,竟然连林羽的衣角都没有碰到,而林羽的拳脚打在他们身上,就如同被车撞了一般。

只需要一拳,他们便疼的起不了身。

林羽自己也无比震惊,都说鬼上身力大无穷,没想到竟然是真的,而且这些人的动作在他眼里显得十分缓慢,很好躲避。

“报警!报警!”

黄毛被眼前这一幕吓坏了,他见过能打的,但是没见过这么能打的,简直非人类啊。

一听要报警,林羽母亲赶紧冲过来抓住林羽的手,急声道:“小伙子,他们要报警了,你快走吧,这里我来处理。”

“妈,你说的什么话啊,我哪儿能扔下您啊。”

林羽高兴地眼泪都要出来了,还能活着见到老妈,真是太好了。

听到他的称呼,母亲微微一怔,一脸茫然的看着他。

看着母亲的眼神,林羽瞬间醒悟了过来,自己是活过来了,但是却换了一副身体,母亲根本不认识自己。

“不好意思阿姨,看到您我就想起了我妈,所以情不自禁的脱口而出,您别介意。”

林羽怕说出自己的真实身份吓坏母亲,急忙编了个瞎话。

“没关系,小伙子,你快走吧,我们家的事不能连累你。”林羽母亲一边说,一边把他往外推。

林羽没答话,摸起桌上的筷子一扔,筷子飞速射向黄毛,砰的一声,将黄毛刚按上110的手机钉到了墙上。

黄毛吓得脸都白了,墙上的筷子离着自己耳朵也就一厘米,要是稍微出点偏差,那钉在墙上的可就是自己的脑袋。

“救命啊!杀人了!救命啊!”黄毛吓得顿时惨叫了起来,声音里说不出的委屈,明明是他们先欠自己钱的啊。

“别嚷嚷了,这钱我替秦阿姨还!”

林羽冷声说道,既然自己复活了,那这些债理应由自己来还。

“小伙子,这怎么能行,你我第一次见,怎么能让你替我还钱?”林羽母亲有些疑惑的看着林羽,不知道为什么,这个小伙子给她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。

对于林羽知道她姓氏这点,她并不吃惊,儿子见义勇为付出生命的事情好多网友都知道,她的姓名和联系方式也都被扒了,很多好心人都要来给儿子送行,她都谢绝了。

“好,这可是你说的,那你把钱给我们吧。”黄毛可不管林羽为什么替别人还钱,只要能拿到钱,他的任务就算完成了。

“给我三天时间。”林羽说道。

“……”黄毛有些无语,说的这么牛逼,还以为立马就能把钱拿出来呢。

“怎么?你不相信我?”

见黄毛没说话,林羽皱了皱眉头,语气有些冰冷。

“相信,相信,不过大哥您得跟我说下您的名字吧?”看着林羽冰冷的眼神,黄毛禁不住打了个寒颤。

名字?

对啊,早上走的急,连这个人的名字都没来的及看呢。

“你放心,我答应你的一定会做到,这样,三天后,还是这里,你只管过来,我到时候连本带利一起还给你。”

林羽之所以这么有底气,全赖自己这具身体。

他心想既然能住在托养中心,这个年轻人家里再普通,起码也能拿个十几二十万出来吧,先要来用用,等自己赚了钱,再还回去。

见识过林羽的身手,黄毛也不敢多说什么,刚要点头答应,突然眼神怔怔的望向店外,好似被什么吸引住了一般。

林羽也好奇的跟着往外看去,只见门口不知何时来了一辆红色的宝马X5,车门一开,迈出一个长裙美女。

长裙美女拨了下乌黑的长发,摘下墨镜,白皙的皮肤和精致的容颜简直惊为天人,黄毛和他一帮手下都看呆了。

林羽不禁也被吸引了。

长裙美女抬头看了眼包子铺,微微皱了皱眉头,接着快步走了进来。

“美女,买包子吗,要什么馅儿的?”

林羽不由的脱口而出,以前老帮母亲卖包子,见人就这么一腔,已经成为一种条件反射了。

“你叫我什么?”长裙美女冷冷的扫了他一眼,语气不悦。

“美女啊。”

林羽觉得自己的称呼没问题,不禁有些疑惑,头一次见喊美女还有不愿意听的。

长裙美女打量他一眼,冷声道:“行啊,何家荣,昏迷两个月,连自己老婆都不认识了。”

第2章 别人家的老婆

整个包子店里一片沉寂,所有人都用怪异的眼光看向林羽。

黄毛内心暗自佩服,牛人啊,这么漂亮的老婆,说不认就不认了。

林羽起先有些惊讶,随后就是纳闷,这个叫何家荣的年轻人看起来普普通通的,咋能娶到这么漂亮的老婆?

看到外面的宝马X5,林羽立马猜到了什么,感情这个何家荣是个富二代啊,这下好办了,还十几二十万的贷款还不是分分钟的事嘛。

“老……老婆,我这不刚醒过来,跟你开个玩笑嘛。”

林羽讪讪的笑了笑,第一次叫人家老婆,还有些不适应,接着说道:“我欠这帮人一点小钱,你把我银行卡给我,我好取钱还人家。”

“银行卡?你银行卡里有一毛钱吗?”长裙美女冷声道。

“啊?那我的积蓄都放在哪,你帮我保管吗?帮我取一点还人家吧。”林羽有些纳闷,心想这个富二代看来还是个妻管严啊。

“积蓄?”

长裙美女冷笑了一声,有些气愤的说道:“你什么时候有过积蓄,这二十多年来,你吃我们家喝我们家的,什么时候挣过一分钱?”

包子店里更加安静了,众人看向林羽的眼神也更加怪异了。

黄毛内心更加佩服了,偶像啊,娶了这么好看的老婆不说,还吃软饭!

林羽脸上说不出的尴尬,这下他听明白了,什么富二代,感情这男的是个倒插门的软饭男啊。

“小伙子,谢谢你的好意,这钱不用你帮我还,我自己能处理。”林羽母亲急忙替他解围。

“阿姨,我是林羽的好兄弟,这钱我肯定会帮您还,您给我一些时间。”林羽硬着头皮说道。

吃人家的嘴短,既然这个何家荣是吃软饭的,自己也不好意思张口问长裙美女要钱,只能想其他办法帮母亲还钱了。

随后林羽打了个欠条,按上手印,交给了黄毛。

黄毛见林羽老婆开那么好的车,也不担心他还不上钱,便带着一众手下离开了,临走前还不忘看那美女几眼。

“这笔钱我可不会帮你还。”长裙美女冷声道,她不知道这个窝囊废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讲义气了,一醒过来就跑来替自己的狐朋狗友还钱。

“放心,我自己能还。”

林羽略微有些不爽,这个女的确实长得挺好看的,但是对自己丈夫态度也太差了吧,当着外人的面毫不避讳的揭他的短。

“小伙子,你这是何必呢,这些债我自己能还的。”林羽母亲红肿的眼睛有些湿润,印象中儿子好像从未跟自己提起过有这么个好朋友啊。

“这是我应该做的,阿姨,林羽不在了,以后我就是您亲儿子,我给您养老送终。”

林羽的眼眶不禁也有些湿润了,母亲明明就在眼前,自己却不能与她相认,白白让她承受这种痛苦,实属大不孝。

“阿姨,明天我再来看您。”

趁眼泪没出来,林羽丢下一句话便快步往外走去,走到门口的时候突然又怔住了,哽咽道:“阿姨,如果林羽泉下有知的话,他肯定不希望您轻生,您应该珍惜生命,好好活下去,把他那份也活下去。”

说完林羽再没犹豫,走出了包子店。

林羽母亲心头一震,愣愣的看着林羽的背影发呆。

长裙美女看了林羽母亲一眼,没说话,转身跟了出去。

上车后,长裙美女有些不悦的说:“你要来当好人我不反对,但你刚醒过来,起码得跟我说声吧,你知道我为了找你费了多大的力气吗?”

“不好意思,下次不会了。”林羽语气有些冰冷,此刻他心里牵挂的全是自己的母亲。

见他神情冷漠,长裙美女接下来的话突然说不出来了,恨恨的看了林羽一眼,用力的挂上档,驱车返回托养中心。

医生给林羽做了个全面的体检,显示一切正常,随后便给林羽办理了出院手续。

回去的路上林羽看着长裙美女精致的侧脸,感觉有些梦幻,突然间就多了个这么漂亮的老婆,实在有些难以适应。

他很想跟长裙美女打听一些关于她和这个何家荣的信息,毕竟自己连她的名字都不知道,但又害怕被看出异常,最后也没开口。

其实林羽很想编一个失忆的借口,但自己还没失忆她都对自己这么差,要是失忆了,还指不定怎么虐待自己呢。

这时长裙美女的电话响了,她接起来嗯了几声就挂了,接着把车往路边一停,从钱包里掏出一百块钱递给林羽说道:“诊所那边有个急诊,我得赶回去,你自己打个车回家吧,我爸妈都在家。”

“我跟你一起去诊所看看吧,说不定能帮上什么忙。”林羽迟疑一下说道,自己连她爸妈长啥样都不知道,回去后得多尴尬啊。

帮忙?

长裙美女冷冷扫了他一眼,这话从一个饭桶嘴里说出来,真是可笑。

车子在一家社区诊所前停下,门口牌子上写着华安诊所,诊所规模不大,总共也就十几个工作人员,不过看起来挺正规的。

长裙美女刚进去,就有一个戴眼镜的男医生跑过来急声道:“江主任,您快去看看吧,都两剂退烧针了,那个孩子头还是烫的要命,嗓子都哭哑了。”

长裙美女急忙换上白大褂,快步走向里面的诊室。

江颜。

林羽从她胸口的工作证上捕捉到了她的名字,忍不住感叹道,人有气质,名字也不赖。

诊室里一对年轻的夫妇正焦急的哄着一个哭闹的小女孩,那孩子也就三四岁,整张脸赤红,跟火烧一样,在年轻妇人怀里用力的挣扎,看起来十分的焦躁,嗓子都哭哑了,声音尖锐刺耳,时不时伴有一阵干呕。

林羽看到这一幕眉头瞬间皱了起来,不知是不是花了眼,他竟然看到孩子身上似乎缠绕着一股若有若无的黑气。

不过更让他诧异的是这个孩子的哭声,并不是因为尖锐,而是奇怪,说不上来的奇怪。

“江主任,你可来了!”年轻夫妇看到江颜后仿佛看到了救星。

江颜摸了摸孩子的额头,接着把了把孩子的脉搏,说道:“没事,就是受了惊吓,我给她扎几针就没事了。”

随后江颜吩咐眼镜医生去把她的针袋取过来,顺便让护士开一针镇定剂。

“江主任,这孩子今天怎么哭闹的这么厉害,而且还干呕,前几天并没有过啊。”年轻妇人满头大汗,吃力的哄拍着怀里的孩子。

“你们怎么来的?开车吧?”江颜问道。

年轻夫妇点点头。

“那应该是你们开车开得太急了,这孩子晕车,所以反应才这么强烈。”江颜说道。

“对对,这孩子从小晕车晕的厉害,我也是太着急了,所以车子开得很快。”年轻男子有些自责道。

“没事,打一针镇静剂很快就好了。”江颜说道,对于自己的医术,她向来十分有信心。

华安诊所作为一个社区诊所,能有今天的知名度,几乎全是她的功劳,这点小毛病,自然不在话下。

“不能打镇静剂,她并不是简单地发烧焦躁,如果随便注射镇静剂的话,病情可能会更严重。”

护士已经把针袋和镇静剂取过来了,刚要准备打针,林羽却突然上前制止住了她。

林羽生前本就是医科大的优秀毕业生,现在又继承了祖上的医术法典,医术飞升,已经达到了登峰造极的水准。

他觉得这孩子的病并不简单,不能草率的注射镇静剂。

“我在工作,请你出去!”江颜冷声喝道,面色愠怒的瞪着林羽。

她工作的时候,什么时候轮到这个废物插嘴了。

“如果我没猜错的话,这孩子以前有过隐疾吧?”林羽没有搭理江颜,转头问向年轻夫妇。

年轻夫妇一愣,没想到林羽一眼就能看出来自己孩子以前患过隐疾。

但是见江颜面色愠怒,年轻妇人也没敢直接回话,小心询问道:“江主任,这位也是大夫吗?”

“他是大夫?那我就是清海市人民医院院长!”

没等江颜说话,眼镜医生率先冷笑一声,轻蔑的瞥了眼林羽,讽刺道:“这位是我们江主任的老公,清海职业技校毕业的高材生,毕业后一直没找到工作,俗称无业游民,全靠我们江主任养活……”

“行了,别说了,何家荣,你先出去吧。”江颜冷声打断道,摊上这么个窝囊丈夫,自己脸上也没光。

年轻夫妇眼神讥讽的扫了林羽一眼,心里直纳闷,江主任上辈子这是做了什么孽,怎么会嫁给这么个废物。

林羽自己也有些无语,连他自己都有些看不起这个何家荣了,这人也太窝囊了吧,被自己老婆看不起也就罢了,自己老婆的手下竟然都敢这样对他说话。

“江主任说了,请你出去!”

见林羽站着没动,眼镜医生走过来做了个请的手势。

林羽也不是不识抬举的人,见人家这么不待见他,也再没说什么,转身出去了。

此时江颜已经给孩子注射了镇静剂,孩子瞬间安静了下来,年轻夫妇顿时松了口气,心里认定林羽就是个不懂装懂的傻逼。

江颜从针袋中取出一枚毫针,对着孩子小指的关节处各扎了一下,挤出了一些透明的液体,接着摸了下孩子的额头,说道:“一会儿就退烧了。”

站在诊所外面的林羽一脸郁闷,有些后悔上了这个年轻人的身,自己是活过来了,但这也活的太窝囊了。

想起刚才那孩子的哭声,林羽十分纳闷,一个孩子的哭声,为什么会给自己一种奇怪的感觉呢?

突然,他眼前一亮,猛地一拍手,惊道:“那根本就不是人的哭声!”

第3章 得怪病的小女孩

林羽刚说完,诊所里面再次传来了这种怪异的哭声。

江颜和年轻夫妇都慌了,原本安静下来的孩子,突然间又剧烈的哭了起来,并且面目狰狞,不停地用手抓挠年轻妇人。

“江主任,你快看看,这是怎么回事啊?”年轻妇人一边抓着孩子的手,一边焦急道。

江颜面色煞白,不停地用手拍打孩子的后背,安抚孩子,心里慌作一团,刚才明明已经好了啊,怎么突然间又发作了。

这时孩子突然停止了哭声,身体剧烈抽搐起来,眼睛翻白,口吐白沫,胸口猛烈起伏,显然有些窒息。

江颜脸色更加难看,急忙把孩子抱过来,放在床上平躺,双手叠加按压孩子的胸膛做心肺复苏。

一旁的眼镜医生吓得大?舛疾桓页觯?凑馇榭觯?且?鋈嗣?。?峙伦约阂驳檬艿角A??/p>

“江主任,求求你救救我女儿吧!”年轻妇人眼?女儿脸色越?碓桨祝?诺靡黄ü商痹诘厣洗罂蕖?/p>

“你这个庸医!你到底会不会看病啊!”年轻男子也慌了,一改平静的模?樱?蝗黄瓶诖舐睿?拔遗???怯懈鋈?L两短,我一定让你陪葬!”

江颜额头满是冷汗,不停地给孩子做胸口按压和人工呼吸,但是没有丝毫的作用,孩子双眼紧闭,面色发青,动也不动,眼看要没了生命?庀ⅰ?/p>

江颜紧张的手一个劲发抖,她不知道这是怎麽回事,自己从医这麽多年,还从没遇?过这种情况。

“老子弄死你!”

眼看孩子?庀⒃?碓饺酰?昵崮凶铀布涫?チ死碇牵?迳先ヒ?蚪?铡?/p>

眼镜医生鼓足勇?馍?砝?埽??甯裉?睿?荒昵崮凶右唤捧叩搅饲浇茄e,随後年轻男子一巴掌朝江颜头上扇去。

江颜吓得睫毛一颤,?躲不过去,只能咬牙接受。

但预想中的巴掌并没有打?恚??仗?芬豢矗??男子挥?淼陌驼圃诳罩斜灰恢挥辛Φ氖掷卫巫プ ?/p>

林羽不知何?r挡在了她身前。

“打人解决不了任何问题。”林羽一把把男子的手推?。

“我女儿被这个庸医害死了!”年轻男子红眼指着江颜怒吼,宛如一个要吃人的野兽。

“有我在,你女儿死不了。”林羽坚定道。

看着神情坚毅的林羽,江颜一?r间有些恍惚,内心竟然生出一股莫名的感?。

安全感?

怎麽可能,这个一无是处的废物怎麽可能会让自己产生这种感??

“好,那你就给我治,治不好老子把你们全弄死!”年轻男子疯了似得大吼大叫。

林羽没搭理他,转身探了下小女孩的脉搏。

“你干什麽!你哪?会治病?”江颜过?碜Я肆钟鹨话眩?蜕?浅獾馈?/p>

“一直没告诉你,我以前偷看过你一些医学类的书籍,多少懂一些。”林羽瞎扯道。

“胡扯,看几本书怎麽可能就会治病!”江颜一边说话,一边已经掏出电话准备打120了,?然她心?知道,120?砹酥?嵋膊还?墙右痪呤?濉?/p>

她说话的功夫,林羽已经抓着小女孩的脚倒拎了起?恚?沂炙闹覆⒙#?竽粗缚ㄔ谑持傅谝唤冢?终浦锌眨?崆岬脑诤⒆俞岜撑牧肆较隆?/p>

“你干什麽!”年轻男子怒吼了一声。

他话音未落,原本休克的小女孩突然咳嗽了两声,吐出一口浑浊的黑痰,接着再次哭了起?恚?还?蛭?L?r间缺氧,没什麽力?猓??舨淮螅????砘故呛芄忠臁?/p>

随後林羽将她正着抱上?恚?竽粗冈谒?本蹦诓嗌晕?囱沽艘幌拢?∨?⒌暮粑?布浔涞盟吵┢?怼?/p>

不过小女孩还是不停的哭闹,疯狂的用手抓挠林羽,表情狰狞,似乎?ё怕??脑骱蕖?/p>

林羽也不躲,眼神定定的望着小女孩,深邃的眼神中闪烁着炙?岬墓饷ⅲ?鹑缫煌呕稹?/p>

这是祖上传授玄术道法?的破魂术,练到一定的程度,只需一眼,便能将一些修为低下的孤魂野鬼震到魂飞魄散。

林羽现在十分确定,小女孩是被跟自己类似的脏东西上身了,但是显然这个脏东西不像自己一?有纳疲??眯∨?⒂谒赖亍?/p>

?然现在林羽修为尚浅,但看到林羽眼中的光芒,原本哭闹的小女孩顿?r安静下?恚?凵裱e闪过一丝莫大的惊恐。

随後她用力的挣扎了起?恚?恿钟鹕砩咸?讼氯ィ?焖倥芟蛱弊?诘厣系哪昵岣救耍?话驯ё∧昵岣救说牟弊樱?郧傻溃骸奥杪瑁?液昧耍?颐腔丶野伞!?/p>

看到女儿恢复正常,年轻夫妇欣喜若狂,三口家抱在一起喜极而泣。

江颜悬着的心立马放了下?恚?行┳栽穑?约涸貅崦幌氲叫∨?⑹潜惶狄?×恕?/p>

接着她有些愠怒的看向林羽,这个废物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干什麽,他根本不会医术,就敢逞能,能侥幸治好小女孩,完全是走了狗屎运,要是小女孩有个三?两短,他也得跟着担责。

不过她心?多少对林羽有些感激,以往出了事这个废物都往她身後躲,今天竟然为了自己站了出?恚?梢?上次他脑袋确实摔得不轻。

“你们女儿暂?r没事了,但是我刚才只是治标不治本,要想根治,还得扎几针。”林羽盯着小女孩说道。

“不,妈妈,我不扎针,我已经好了。”小女孩看向林羽的眼神?ё乓凰康ㄇ印?/p>

“你瞎说什麽!”

江颜走过去低声呵斥了他一声,这个废物,不知道?好就收,还真把自己当医生了。

年轻男子冷冷扫了林羽一眼,眼?没有丝毫的感激,冷哼道:“还敢让你们治?那我是嫌我女儿活?了。”

“你们回去再有什麽问题,可别怪我没提醒你们。”

林羽微微皱了皱眉头,有些不悦,自己明明才救了他女儿的命,不感激也就罢了,态度竟然这麽恶劣。

“操你妈的,你诅咒谁呢!”年轻男子噌的站了起?恚?魇埔??郑?昵岣九?辖糇Я怂?话选?/p>

年轻男子这才压住火?猓??鹋??屯?庾撸?僮咔盎共煌?淅淙酉乱痪洌?拔医惴蚴俏郎?指本珠L,你们诊所等着被查吧。”

年轻妇人看了江颜一眼,没说话,快步跟了出去。

江颜心头多少有些酸楚,以往自己给他们孩子治病的?r候他们一口一个感?,没想到现在出了点意外,瞬间就变为仇人了。

“人情冷暖,很正常,别往心?去。”林羽似乎看出了她的想法,轻声安慰了一句。

“对于自己没接触过的领域,以後少不懂装懂!”

江颜压根不领情,冷冷的扫了他一眼,没再搭理他,忙自己的去了。

“狗屎运。”

刚才被年轻男子踹哭的眼镜医生此?r也整理好了衣服,给了林羽一个白眼。

这诊所都些啥人啊,自己刚刚才替他们解完围啊。

林羽很无语,突然很想去死,再死一次,然後随便找个人附身,也比这个窝囊废要好吧。

年轻夫妇抱着孩子上?後就往回赶,一路上年轻男子嘴?一直骂骂咧咧的,说这事没完,年轻妇人劝他算了,毕竟江主任以前也帮过他们不少。

“狗屁的主任,我说去人民医院你不听,差点害欣欣没命了!”年轻男子愤恨的骂道,“还有她那个傻逼老公,竟然敢诅咒我们女儿有事,要不是看他瞎猫碰到死耗子把女儿治好了,我非扇他不可!”

说完他就给卫生局的姐夫打了个电话,把刚才的事情添油加醋的说了一番。

年轻妇人没敢说话,她也没想到一个小感冒会闹得这麽严重。

年轻妇人叫孙敏,丈夫叫吴建国,家境优渥,所以为人跋扈些。

他父亲吴金元曾是清海市卫生局局?,前年刚刚退休,也正是因为父亲的缘故,姐夫才当上了卫生局副局?,所以他自信一个电话就能把华安诊所整垮。

此?r吴金元和老伴已经在家?急的团团转了,对他们而言,孙女就是他们的心头肉。

吴建国夫妇?ё藕⒆踊丶裔幔?狭娇谄炔患按?呐芄?ケ?鹆怂锱????⒆拥耐罚?⑾忠磺姓?#?狭娇谡獠潘闪丝?狻?/p>

但还没?淼眉案咝耍?⒆油蝗患溲燮ひ环??硖逶俅渭彼俪榇ち似?恚?乜诰缌移鸱??行┐?簧?狻?/p>

吴建国夫妇和两个老人大惊失色,连忙??去了清海市人民医院。

孩子送进急诊室後吴建国?獾钠瓶诖舐睿?豢谝Фㄊ墙?瞻雅??Τ烧?拥摹?/p>

吴金元面色铁青,一声不吭,眼睛眨也不眨的盯着急诊室,他相信孙女会没事,因为刚才进去的是清海市副院?李浩明,全国知名的内科专家。

整个清海市,能请动他亲自看病的,屈指可数。

但是李浩明进去没一分钟,立马风风火火的跑了出?恚??反蠛旱乃档溃骸拔饫希?庵植∥沂翟诿灰?过,孩子恐怕保……保不住了……”

孙敏和婆婆一听立马瘫坐到了排椅上,抱头痛哭。

“怎麽可能!”吴建国一下窜上?恚?宰爬詈泼骱鸬溃骸爸尾缓梦遗???阏飧龈痹洪L也别干了!”

“建国!”吴金元呵斥了儿子一声,强忍着悲痛问道:“一点办法都没有?幔俊?/p>

李浩明严肃的点点头,说:“凭我们医院的能力,最多能让她再撑一个小?r。”

他言下之意已经很明显了,现在想转院去京城也?聿患傲恕?/p>

其实吴金元心?清楚,如果李浩明都束手无策,那去哪?都是徒劳。

“爸,我知道怎麽能救欣欣!”

吴建国痛心的看了眼急诊室?的女儿,急忙把诊所内林羽如何治疗女儿的过程描述了一番。

李浩明不敢耽搁,急忙冲进去按照吴建国说的方法将欣欣倒立起?恚?终浦锌张牧伺乃?谋常??敲挥腥魏涡Ч??/p>

“不可能啊!”吴建国目瞪口呆,脸上豆大的汗珠霹雳啪的往下落。

孙敏想起临走前林羽提醒过女儿还没有根治,也顾不上哭了,急忙跑过?戆咽虑楦嫠吡斯??屠詈泼鳌?/p>

“吴老,我建议把这个年轻人请过?恚?挡欢ㄋ?苡惺谗岚旆ā!崩詈泼鞅ё攀砸皇缘奶?人档馈?/p>

孙敏看了吴建国一眼,小心翼翼的把吴建国跟林羽的冲突跟公公说了。

“胡闹!我早告诉过你为人要沉稳!”

吴金元狠狠踢了吴建国一脚,厉声道:“还不赶快跟我去给人家赔罪!”

说完他再也顾不上曾作为局?的威严,小跑着往外跑去,吴建国赶紧跟了上去。

江颜忙着在诊室?给病人看病,林羽便无聊的坐在椅子上看杂志,?硗?幕な亢鸵缴?醋潘?难凵穸际?智崦铩?/p>

这算什麽男人啊,自己老婆在?面累死累活,他却在这?无所事事。

这?r外面突然传?硪簧?贝俚纳曹?声,只?一?白色面包?停在了?外,?身上印着卫生监督的字?印?/p>

随後?上下?砑父龃┳盼郎?种品?哪凶樱?焱返恼?俏饨ü?慕惴虻顺杀螅?灰?他大手一挥,说道:“给我查,好好查!”

第4章 出手相救

照理说小舅子的一个电话不至于让他亲自出马,但一听说事关老丈人最疼?鄣乃锱???豢桃膊桓业⑽螅?⒙砀狭斯?怼?/p>

毕竟自己要想再往上窜一窜,还得老丈人帮忙疏通关系。

“这家诊所涉嫌使用三无假药,需要彻查,请无关人员离?!”

卫生局一众工作人员进去後立马给诊所扣了个不大不小的帽子。

诊所的患者撤出去後并没有马上离?,堵在?口看?崮帧?/p>

“邓局,误会,误会啊,我们诊所一向遵纪守法,怎麽可能滥用假药呢。”

诊所所?孙丰听到动静立马跑了出?恚??派碜右槐吒?顺杀蟮菅蹋?槐吲阈?馐停?难e直纳闷,自己前两天刚去给这个副局?送了两盒人?ⅲ?貅峤裉炀筒楣?砹恕?/p>

邓成斌伸手把烟推?,冷声道:“甭套近乎,今天咱公事公办,听说你们这有个叫江颜的医生,因为用药不当,差点夺去一个孩子的生命?”

“胡说!我是根据病情合理用药!”江颜有些?獠还??右恢谝缴?突な恐凶吡顺?恚?凵癖?涞牡勺诺顺杀螅??懿碌剑?庥Ω镁褪俏饨ü?谥形郎?值慕惴颉?/p>

邓成斌看到江颜後神情明显一滞,显然有些被惊艳到了,不过很快恢复过?恚?渖?溃骸笆遣皇呛侠碛靡??颐亲匀换岬鞑榍宄??肽愀?颐亲咭惶税伞!?/p>

“邓局,这话言重了,江医生在我们这一代可是家喻户晓的名医啊。”孙丰陪笑道,“再说,那孩子从我们这走的?r候已经好了啊。”

“老孙,别怪我不给你面子,你要是再在我面前墨迹,我连你一块儿抓。”邓成斌冷冷扫了孙丰一眼。

孙丰?邓成斌这是要玩真的,吓得没敢吭声,心?暗骂他不是个东西。

邓成斌给两个手下使了个眼色,他俩立马过去作势要抓江颜,但林羽不知何?r挡在了江颜跟前,冲邓成斌冷声道:“据我所知,卫生局好像没有抓人的权利吧。”

“你是个什麽东西?老子有没有权利抓人,关你屁事!”邓建斌?獠淮蛞淮?恚?八锓幔?庖彩悄忝钦锼?囊缴?幔俊?/p>

“不是,他是江医生的丈夫。”孙丰一边说,一边给林羽使了个眼色,示意他别冲动。

“奥,是他啊,我听说他也给我侄女治病?碜攀前桑?行幸街?幔?贸?砦铱纯础!钡顺衫淅渖?肆钟鹨谎郏?【俗哟虻缁暗?r候提到过这个人,好像对他意?很大。

“他不是医生,哪有什麽行医证啊,邓局,您别跟他一般?识,我听说刚才就是他救了您侄女呢。”孙丰急忙陪笑道。

“非法行医已经触犯了法律,把他也?ё撸?换岫?腋??炀执虻缁埃??チ烊恕!钡顺杀罄湫Φ溃??敲蝗ɡ?ト耍??蔷?炀指本挚墒撬?莅炎有值堋?/p>

“成事不足,败事有余。”江颜狠狠瞪了林羽一眼,接着掏出手机准备打电话,让父亲帮忙疏通下关系,别真把这个废物给抓进去了。

眼?两个工作人员就要强行动手,这?r一?越野?不要命似得疾驰而?恚?系秸锼?T口吱嘎一声停住,随後?上快速下?砹礁鋈擞埃??墙辜蓖蚍值奈饨鹪?缸恿??/p>

看到自己老丈人和小舅子,邓成斌面色一喜,心想真是巧了,正好跟老丈人邀功。

“爸,您老?淼恼?茫?艺孀急覆榉庹飧稣锼?兀?饬┯挂轿乙哺找?セ厝ァ!钡顺杀蟾辖粲?松先ァ?/p>

吴金元压根没理他,疾步走到人群跟前,急声道:“敢问刚才是哪位小友替我孙女医治的怪病?”

“爸,就是他!”

吴建国一眼瞥?人群中的林羽,伸手一指。

吴金元赶紧上前,客?獾溃骸靶∮眩?宜锱?植「捶ⅲ?谝皆好??幌撸?骨肽愠鍪窒嗑龋?贤纷游腋屑げ痪 !?/p>

“老局?,您?砹恕!彼锓嵫矍耙涣粒?吹轿饨鹪?粤钟鹫怊峥?猓?牧⒙硖崃似?恚?飧龀匀矸沟哪幕崾谗嵋绞酰?詹挪还?俏蟠蛭笞裁啥粤硕?选?/p>

听到邓成斌和吴建国对老人的称呼,林羽便知道了老人的身份。

“对不起,老人家,我治不了。”林羽摇头苦笑了下,“我没有行医证,您女婿刚才说我非法行医,正要报警抓我呢。”

“混账!还不滚过?砀?思遗庾铮 ?/p>

吴金元狠狠瞪了身後的邓成斌一眼,接着指了下吴建国,厉声道:“还有你!一起过?砼饫竦狼福 ?/p>

邓成斌看了吴建国一眼,心?直纳闷,这到底是怎麽个情况。

?吴建国面色煞白,没说话,邓成斌便也没敢发问,跟过去一起给林羽道歉,“小兄弟,对不住,刚才……”

“你们需要道歉的不是我,而是我……我老婆。”

他们俩刚?口,便被林羽打断了。

林羽心?苦笑,自己头一次发现老婆这两个字叫起?碓?碚怊岜鹋ぁ?/p>

“对不起,江主任,之前是我太心急,所以说话难听了些,您大人不记小人过,别跟我一般?识。”吴建国一脸诚恳,已然没了临走?r的嚣张模?印?/p>

“江医生,不好意思,刚才是我没弄清情况才导致了误会,请你原谅。”?然心?不服?猓??抢险扇朔⒒傲耍?顺杀笾荒苷兆觥?/p>

“没关系。”江颜很大度的摆了摆手,转头看向林羽,眼神中说不出的复杂,她竟然从这个废物身上嗅到了一丝男人味,这怎麽可能呢?

“小友,那现在你看方便跟我去医院救治下我孙女?幔俊蔽饨鹪?仪械馈?/p>

“对不起,吴老,他根本不会医术,刚才不过是运?夂茫?采狭恕!苯?詹坏貌蝗缡邓档溃?m然她也希望林羽能救小女孩,但这是不可能的。

“是啊,吴老,您高估他了,他一个技校出身的,哪儿会什麽医术啊。”孙丰也赶紧上前帮着解释,病急也不能乱投医啊,何况林羽根本都不是医。

“老人家,他们说的对,我确实没学过医。”顶着何家荣的名头,林羽也只能老实回答。

听到这话,吴金元满是希冀的眼神瞬间暗淡下去,沧桑的脸上突然涌起一丝悲怆。

“爸,您看,我就说这小子是个骗子吧。”听到林羽自己承认不会医术,邓成斌立马?砹说?猓?崦锏睦湫α艘簧??/p>

林羽没有搭理他,冲吴金元道:“吴老,我?然没有学过医,但平日?医书倒也看了不少,疑难杂症也略懂一些,您孙女的病我恰好在一本古医书上?到过,您要是信得过我,我愿意出手医治。”

“当然愿意,当然愿意。”吴金元浑浊的双眸再次迸发出神采,急忙拉着林羽的手往?上走。

吴建国也不敢怠慢,急忙跑过去??。

“爸,你怎麽能相信个骗子啊!”

邓成斌急了,眼?小舅子已经??走了,也急忙叫着手下上?,跟了上去。

“这个神经病!”江颜?獾亩辶讼陆牛?查_?跟着去了医院。

吴金元?ё帕钟鸱绶缁鸹鸶械郊闭镝幔?詈泼髁⒙碛?松?恚?吹搅钟鸬纳材遣挥梢汇叮?m然知道是个年轻人,但是这未免也太年轻了点吧。

此?r急诊室?的小女孩面色脸??纸牛?丫??滓黄??缘盟?獬脸粒??碜佣疾辉貅岢榇ち耍?嗷ひ巧系难?醣ズ投纫丫??搅税俜种?氖??/p>

李浩明不由叹了口?猓?谒??恚?飧鲂∨?⒁丫?痪攘恕?/p>

“医生,有毫针?幔?榉掣?胰〖该丁!绷钟鹨槐咚担?槐呓?ッ?嗣?∨?⒌穆霾??/p>

“你是说要用针灸医治?这,怎麽可能呢?”李浩明有些惊讶,不过还是连忙吩咐护士去取毫针。

医院的几个内科医生也纷纷有些纳闷,心?隐隐有些不屑,?得林羽有些托大,他们医院精密的仪器都检测不出?淼拿?。??眉父??刖湍芤街蔚暮?幔?/p>

“何家荣!你知道自己在做什麽?幔 ?/p>

此?r江颜和邓成斌一行人也跟了过?恚??绽淅淇醋帕钟穑?谒?衔??钟鸩欢?岸??低?鄙薄?/p>

“我在救人。”林羽声音很轻,但很坚定。

江颜还想说什麽,林羽突然走上前握住了她的手,她整个人身子微微一滞,感?手掌很温?幔?踔劣行┳?帷?/p>

“相信我。”林羽看着她的眼神轻声道,感受着手?的软滑,心?慌的不行。

江颜猛的把手抽了回去,脸微微有些泛红,剩下的话也没说出口。

林羽嘴角勾起一个满足的微笑,手掌一翻,攥住从江颜手腕上偷下?淼暮焐?液耸至础?/p>

护士拿?砗琳脶崃钟鹆⒙砝?涞拇倘肓诵∨?⑨岜车拇箬萄ā⒎玳T穴和肺俞穴。

这三个穴位都是掌管呼吸系统的,但小女孩真正的病因并不在此,林羽扎这三个穴位,一是帮助她呼吸,二是掩人耳目。

随後林羽又在小女孩曲池穴和太冲穴各扎了一针。

扎针的?r候,他的手已经覆盖到了小女孩的腹部,暗暗念起了破魂术,手掌陡然间变的炙?崞?恚?∨?⑸砩狭⒙砩?谄鹨还珊?猓?啡圃谏碜铀闹堋?/p>

只?小女孩轻轻哼了一声,随後大口大口的呼吸了起?恚?成?仓鸾ズ烊笃?怼?/p>

“好……好了!”

“恢复呼吸了!”

“太不可思议了!”

?外懂行的几个医生忍不住欢呼了起?怼?/p>

李浩明一脸不解,看似随意的扎了几针,怎麽就把这麽奇怪的病治好了呢。

吴建国夫妇和孩子奶奶激动地泪流满面,连?多识广的吴金元,眼中也不禁涌出两行老泪。

一旁的江颜则一脸愕然,诧异的望着神情泰然的林羽,一?r间有些恍惚,这还是自己记忆中的那个废物?幔?/p>

(声明:小说我们会定时删文的哦,大家一定要记得收藏关注原文链接方便下次阅读! )

登录查看大图
登录/注册后可查看大图

登录查看大图
登录/注册后可查看大图

  
二维码

下载APP 随时随地回帖

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 QQ登陆 微信登陆 新浪微博登陆
加入签名
Ctrl + Enter 快速发布